手机版 | 四史学习教育 | 青年大学习 | 党支部 | 党建材料 | 经验交流 | 六稳六保 | 意识形态 | 谈心谈话 | 困难申请 | 七一党庆 | 端午作文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心得体会 > 党员心得体会 > 文章 当前位置: 党员心得体会 > 文章

志原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座谈会心得之五 新的视角重新审视

时间:2020-09-15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fanwenvip.com    作者:初心小编 - 小 + 大

【初心网编辑按】 在此之后,中朝军队在历次重大军事行动中,都开始实施联合作战和协同作战,形成了名副其实的“中朝联军”。…初心优秀优秀范文网小编为您整理了《志原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座谈会心得之五 新的视角重新审视》,给您在日常工作学习中借鉴。

纪念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心得 朝鲜战争感想

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回顾与反思

  从新的视角重新审视抗美援朝战争  1950年6月25日凌晨,朝鲜军队在大量坦克和猛烈炮火的支援下,迅速突破“三八线”并挥师南下,朝鲜战争就此爆发。
  现在追究到底是谁打响了“第一枪”,已经没有意义,因为南北双方都有武力统一的冲动,并且将其视为民族“内部冲突”。
  然而,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,却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统一进程和对外关系。由于美国军事介入朝鲜半岛和台湾海峡,不仅使大陆“解放台湾”的计划从此搁浅,而且导致中美在朝鲜半岛展开一场殊死较量,中国被迫打了一场抗美援朝战争。
  站在中国的立场上看问题,朝鲜半岛爆发的这场战争,既影响到中国的和平建设,也妨碍了中国的最终统一,可以说并不符合中国的根本利益,因而也绝不是一件好事情。
  但是,中国为何没有阻止这场战争的爆发?中国又能不能阻止这场战争的爆发?这就是我们今天需要反思的重要问题。
  朝鲜半岛分裂为南北两个国家,这既是美苏等大国的“战后安排”,同时又很快受到东西方冷战的影响,成为两个阵营斗争的“前哨阵地”。
  在此背景下,朝鲜领导人金日成多次向斯大林寻求支持,要求在朝鲜半岛发动“统一战争”,但斯大林由于顾忌苏美直接对抗,始终没有做出明确答复。
  促使这种局面发生变化的有两个因素:一是美国公开宣称包括朝鲜半岛和台湾在内的地区,不再是美国在亚太的“防御范围”;二是由于《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》的签订,苏联不得不放弃对大连、旅顺港的长期使用权。为了寻找替代旅顺港的太平洋出海口,斯大林把目光投向了朝鲜半岛的四个天然良港,即位于朝鲜的元山,韩国的仁川、釜山和济州岛。
  考虑到苏美在朝鲜半岛直接对抗的风险降低,同时更重要的是苏联需要在朝鲜半岛开辟新的太平洋出海口,因而斯大林的态度有了根本改变,从不置可否转变为明确支持朝鲜发动“统一战争”。
  斯大林态度的这种改变,一个直接后果,就是把原说好用于援助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大量武器装备,特别是海空军装备,转而给了朝鲜。苏联军援方向的如此变化,使朝鲜有了发动“统一战争”的本钱,却使中国失去了解决台湾问题的必要条件,中国领导人对此感到震惊和不解。
  就毛泽东的初衷而言,是先等中国解决了台湾问题,实现了统一,然后再腾出手来帮助朝鲜。这种态度,斯大林和金日成都很清楚,但他们却背着中国改变了这种“顺序”。
  尽管如此,中国在阻止朝鲜战争爆发的问题上,并非无能为力,甚至可以起到重大作用。这里主要涉及到两个环节:
  其一,斯大林虽然同意朝鲜发动“统一战争”,但又要求金日成征询毛泽东的意见。从表面上看,斯大林是尊重毛泽东,认为他对亚洲的情况更了解,但深层次的原因,是斯大林对金日成能否打赢战争并不放心,而一旦发生变故,只有依靠中国来收拾局面。在此情况下,如果中国坚决反对,斯大林改变态度并非没有可能。
  其二,朝鲜尽管得到苏联的援助,有了海空军武器和足以组建6个步兵师、3个机械化师的装备,但缺少能打硬仗的部队,这是其军事上的先天不足。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金日成向中国提出,让解放军中的朝鲜族部队返回朝鲜,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3个主力师,这也是其发动“统一战争”的骨干力量。试想,如果中国当时拒绝了金日成的要求,他手上只有武器装备而无英勇善战的部队,朝鲜战争还打得起来吗?
  令人遗憾的是,在这两个关键环节上,中国都没有很好把握。不仅默认了斯大林和金日成的安排,而且也同意让朝鲜族部队返回朝鲜,这就使得违背中国意愿且并不符合中国利益的朝鲜战争,失去最后一道屏障,只能眼睁睁看着它爆发了。
  中国既然有可能阻止朝鲜战争的发生,为何没有通过坚决的努力去实现这一目的?这其中的原因很复杂,按照毛泽东的解释,主要有以下两条:
  第一,中国与苏联和朝鲜是“三驾马车”,那“两匹马”都要朝着那个方向拉,中国不好一家人否定他们两家,尤其否定斯大林。这就涉及到时代的因素。自中国和苏联签订《中苏友好互助条约》后,中国实际上已经选择了“一边倒”的政策,在同为社会主义阵营的环境中,中国明确提出苏联是“头”,因而对于斯大林的决策,毛泽东很难执意反对,也必须维护阵营内的团结,所以只能默认苏联和朝鲜的共同安排。
  第二,在朝鲜半岛局势逆转,中国决策层围绕是否出兵朝鲜展开激烈争论时,毛泽东私下曾经表示,就是打不赢也要去,否则苏联的大量援助就要落空。很显然,这也是在朝鲜战争爆发前,牵制中国难以坚决反对和阻止的重要原因。在与美国和西方国家“划清界限”后,中国的工业化建设只能依靠苏联的支持,如果因为朝鲜战争的事情与斯大林把关系搞僵了,苏联原先承诺的经济和科技援助,势必要出现问题,这对于百废待兴的新中国来说,无疑是关乎未来发展的大事情,所以做出妥协和让步也不难理解。
  即便是未能阻止朝鲜战争的爆发,但中国也希望将战争带来的风险降到最低,因而提出了朝鲜在前面打,中国在后方帮忙守的建议,以免在战局发生重大变化时,不至于搞得太被动。
  让中国感到无奈的是,朝鲜战争爆发后,金日成已经被暂时的胜利冲昏头脑,根本不愿考虑中国的建议,甚至通报战况都很勉强。此后,对中国再三提醒要警惕美军可能在后方登陆的告诫,也压根没当一回事。
  直到麦克阿瑟在仁川登陆成功,抄了朝军的后路,朝鲜战局急转直下,朝鲜人民军几乎溃不成军的时候,金日成这才急忙向中国求援,迫使中国在非常困难的情况下,做出了出兵抗美援朝的艰难抉择,打了一场本可避免却又不能不打的战争。
  回顾这段历史,可以肯定的说,中国当年完全有条件、也有可能阻止朝鲜战争的爆发,但没有实现这样的目的,也是事出有因,情有可原,我们不能脱离当时的历史条件来看问题。
  今天的朝鲜半岛,爆发新的战争的危险性依然存在,中国作为近邻,仍然面临能否制止战争和怎样去制止战争的问题,当年的那种历史考验,很难料定什么时候会再次出现。
  所不同的是,今天的中国在朝鲜半岛早已不是“一边倒”,中国对发展朝鲜、韩国的关系同等重视,也反对任何一方生乱、生战。但这里依然存在一条“底线”,那就是谁越过“三八线”采取大规模军事行动,谁就是朝鲜半岛和平稳定的破坏者,中国不仅对此坚决反对,而且也必将进行坚决干预,否则就很难阻止一场新的朝鲜战争的爆发。
  诚然,中国虽然与朝鲜仍有相关条约关系,但决非是盟友关系,中国也决不会因此而束缚自己。无论是朝鲜还是韩国,谁做有利于和平的事情我们就支持,谁做不利于和平的事情我们就反对,谁要主动挑衅甚至冒险发动战争,那就意味着与中国为敌,中国也决不会坐视不管。
  朝鲜半岛安全形势变化,不仅对中国有着直接的、重大的影响,而且中国也有责任维护半岛的和平稳定。正因如此,无论是谁如果还想在朝鲜半岛打一场新战争,那也要看看中国的立场和态度。以史为鉴,中国决不会再给任何人重新挑起战争的机会,也决不会让当年朝鲜战争的历史重演。
纪念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心得 朝鲜战争感想  抗美援朝战争中最最震撼美军的场面
   这是一场奇怪而又伟大,惨烈而又感人的战斗。
  长津湖之战,人类战史上最冷的一场仗。
  这是一场在超出了人类生存极限的恶劣环境下、武器装备对比悬殊的非常规战争:中国人穿着单薄的服装,拿着简陋的武器,饥肠辘辘,在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严寒中无休无止地冲锋,冒着美国人猛烈的轰炸和密集的弹雨,勇往直前。
  美军的里兹伯格团长战后回忆:当他们执行撤退命令时,小心翼翼爬上山头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——积雪覆盖的堑壕之中是一具具中国军人僵硬的身体,他们一个挨着一个趴在自己的战斗位置上,有百十号人,都据枪而待,枪口全都指向下面的道路,那是陆战队将要经过的地方。
  这些中国人的衣着都非常单薄,没有大衣,多数人还戴着单帽、穿着单鞋。冰雪在他们的脸上凝结成了寒霜,每个人的眉毛胡子上都挂着密集的细小的冰凌,微风拂过,铮铮有声。
  中国的志愿军战士,即便冻死,也没有放弃阵地,放弃执行自己的作战命令!
  里兹伯格团长感叹:这就是与他们鏖战了20多天的中国军队,就是层层包围着他们、一波又一波不断向他们进攻的中国人,就是这些人,他们宁愿冻死也决不放弃自己的阵地。这是些什么人啊?他们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?他们为什么如此顽强,为什么具备着这样非同寻常的意志力?真是令人难以置信!
  美军闯入志愿军阵地,看到的一幕令他们震惊,至今不信!
  所有的美军士兵,在里兹伯格的命令下,向志愿军战士的遗体敬了军礼。
  这只是长津湖之战的一个细节,而关于战果,美国海军领导层认为长津湖战役是在其历史上最骄傲的时刻,海军陆战队重击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师团,令中国军队从前线撤回,这次突围成功最终确立了美国继续将朝鲜战争持续下去的决心。
  而志愿军方面,志愿军成功地将联合国军驱逐出北朝鲜的东北地区,所以此战役以及在西线的胜利,是中国军队对西方国家军队在主要战役的一次胜利,一举扭转了朝鲜战争的大局。消息传来,毛主席也动容。
纪念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心得 朝鲜战争感想对抗美援朝战争的回顾与反思
   在当年的抗美援朝战争中,朝鲜与中国“对表”是常态,无论军事行动还是政治、外交举措,中朝基本上都是强调步调一致,而朝鲜对中国的意见和决策也非常尊重。
  抗美援朝战争的第二次战役后,朝鲜人民军经过收拢、补充和调整,已有3个军团可以投入作战,中朝两国军队的联合作战问题,开始提上议程。
  在作战指挥方面,不公开的组建了中朝军队联合司令部:中方由彭德怀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,邓华任副司令员;朝方由朝鲜人民军次帅朴一禹任副政治委员,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长金光侠大将任副司令员,统一协调和指挥中朝军队的联合作战。
  指挥体制问题解决了,但中国和朝鲜还存在“时间差”,即朝鲜的时间比中国的北京时间要快一个小时,这对联合作战显然会带来很大影响。
  为此,中朝双方进行了协商。金日成的态度很明确:中朝两军联合司令部司令员是彭德怀同志,就以毛泽东同志的手表为准,作为两国军队联合作战的对表时间。
  在此之后,中朝军队在历次重大军事行动中,都开始实施联合作战和协同作战,形成了名副其实的“中朝联军”。
  中国与朝鲜在作战指挥上是如此,在重大战略决策和政治外交斗争中同样是如此,而朝鲜与中国“对表”,也成为很正常的事情。
  抗美援朝战争第三次战役,中朝军队在打下汉城后,彭德怀果断下令停止追击,结束此次战役。他的考虑是:我军连续作战,部队很疲劳,人员伤亡、弹药消耗和军需给养得不到补充,加之战线已经拉长到将近700公里,后方供应不上,因而无力再向前进攻。
  更为重要的是,彭德怀看穿了新到任的美军第8集团军司令官李奇微的诡计,认为对方败退并撤出汉城,是有计划地撤退,其有生力量并未遭到歼灭性打击,很可能找机会反扑,我们不能上当。
  然而,对于彭德怀的决定,苏联驻朝鲜大使、朝鲜人民军总顾问拉佐瓦耶夫大将却坚决反对,朝鲜领导人也感到很不理解。
  在与彭德怀会晤谈话时,拉佐瓦耶夫厉声指责彭德怀:“哪有打了胜仗却不追击敌人的?哪有这样的司令员?”他坚持要中朝军队不停顿地继续进攻,一直打到釜山,将美军赶出朝鲜。
  由于双方争执不下,拉佐瓦耶夫发电报向斯大林告状,彭德怀也将这种意见分歧向国内作了汇报,毛泽东则把彭德怀的报告转给了斯大林。很快,斯大林有了答复,他在回电中说:彭德怀同志是当代的军事家,朝鲜战场的一切军事作战行动,都应听从彭德怀同志的指挥。
  随即,斯大林把拉佐瓦耶夫调回国,并撤了他的职。在此情况下,朝鲜领导人也不好再坚持自己的意见,同意了彭德怀的决定。
  时隔不久,李奇微果然如彭德怀所料,推出了他的“磁性战术”,在对中朝军队进行试探性进攻之后,由东到西发动了大规模反扑。战场实践证明,彭德怀的战略决策是完全正确的,朝鲜在这个重要关头与中方“对表”,也是非常必要的。
  随着抗美援朝战争进程的发展,尤其是经历了第四次和第五次战役之后,中朝双方都意识到要把美军“赶下海”,已经不现实。况且,恢复朝鲜国土的政治目的已经达到,美国和西方国家都有停火的意愿,因此中方开始考虑在朝鲜战场采取边打边谈、以谈判解决问题的方针。
  1951年6月3日,金日成抵达北京同毛泽东会面,双方商定应开始谈判并寻求停战,这是朝鲜与中国“对表”的又一个重要时刻。会谈结束后,中方决定派高岗去苏联向斯大林说明情况,并听取他的意见。此时,金日成也提出,希望与高岗一同前往莫斯科,斯大林同意了这种安排。
  在会见高岗和金日成时,斯大林对中朝共同做出的停战决定并不赞成,他甚至显得很激动地说:“你们现在打得很好,为什么要停战?害怕打下去的应该是美国人,不是我们。我了解美国人的心理,你们多打死一名美国兵,他们多往国内送回一具棺材,他们国内反对这场战争的压力就越大,最后要停战的一定是美国人。”
  不难看出,斯大林的考虑,还是出于苏联的战略利益。因为在朝鲜半岛持续进行的战争,可以把美国的注意力拖在远东,这对以欧洲为重点的苏联自然有利。
  然而,由于中朝双方通过“对表”,已经有了共识,寻求停战和以谈判解决问题的理由也很充分,斯大林很难强求中朝去改变业已做出的决定。在此情况下,斯大林做出了让步,表示如果你们一定要停战也可以,那就试一试吧。
  随后,斯大林先后致电毛泽东,不仅表示赞成停战,而且强调说:“是您,毛泽东同志应该指挥谈判,我们最多可以对某些问题提出建议。我们也不能和金日成保持直接的联系,您应该同他联系。”斯大林的这一态度,等于是把朝鲜战场战与和问题的决定权,完全交给了毛泽东。
  从这段历史中可以清楚地看到,在抗美援朝战争的重大关头和重要时刻,朝鲜不论是主动还是被动与中国“对表”,都体现出中国所发挥的主导和引导作用,而朝鲜也尽可能与中国相协调。由此在朝鲜战场上也形成了中朝双方并肩作战,同时在政治外交斗争中步调一致、统一行动的局面,这也就是后来被人们形容为“血盟”的关系。
  中朝关系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?一方面,这是因为中朝两国有着共同利益,并且政治上相互尊重,尤其是中国对朝鲜不搞“老子党”和“大国沙文主义”那一套,促成了中朝关系的良性互动;另一方面,则是由于中国在朝鲜战场担负着主要作战任务,对朝鲜战局发展以及其后的谈判起着主导作用,因而朝鲜与中国“对表”也是必然的事情。
 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,朝鲜半岛迎来停战与相对和平局面,中朝关系虽然一如既往的保持着亲密状态,但也发生了一些微妙变化。朝鲜在和平建设时期,更多的依靠苏联,并且加入了“经互会”,因而相对重视发展与苏联和东欧关系,与中国“对表”的情况渐渐少了,在中苏关系恶化后,朝鲜的态度也较为暧昧。
  中朝关系的这种变化,并非是朝鲜的“忘恩负义”,从一定程度上看,中国的对朝政策影响到朝鲜的选择。作为一个小国,且依然面临严重的外部威胁,朝鲜不能不另找依靠,另有所图。
  其一,中国在朝鲜半岛实现停战后,没有像美国那样,仍然在韩国长期驻军,形成坚强的美韩同盟,并且对韩国提供安全保护。相比之下,中国则在1958年实现从朝鲜全部撤军,中朝之间虽然仍有互助友好条约,但这样的“同盟关系”难免显得松散。
  其二,中国也没有像苏联那样,通过“华约”把东欧国家搞成自己的“卫星国”,甚至不惜出兵波兰和匈牙利,收拾那些所谓“不听话”的伙伴。中国始终尊重朝鲜的主权和尊严,也力所能及的向朝鲜提供各种援助,但中国对朝鲜并不具有“约束力”,朝鲜为了自身利益,也宁肯更多的靠拢苏联。
  其三,中国在拥有核武器后,不仅公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,同时也并未表明向朝鲜提供“核保护”。相反,美国却宣称向韩国提供“核保护伞”,并且一度在韩国部署大量战术核武器,这就使得朝鲜不仅面临强大的常规武力威胁,而且也面临现实核威胁,这也是促使朝鲜寻求苏联的“核保护”并日后自主发展核力量的重要原因。
  中国在对朝政策上采取这样的做法,自然有中国的立场和道理。中国逐步淡出中苏同盟,也不在中朝(包括中越)之间搞紧密的军事同盟关系,反映了中国既不想被别人控制,也不愿控制别人的原则立场,这是中国独立自主外交政策的核心。中国也反对任何外国在别国驻军,中国从朝鲜撤军也是贯彻这个原则,
  在所谓“核保护伞”问题上,中国对此更是反感。中国发展核武器,主要是为打破西方大国的核威胁和核垄断,维护自身安全。中国既不想让别人提供这样的“保护伞”,也不会给别人打这样的“保护伞”,所以中国不可能向朝鲜提供“核保护”,对其他国家也是如此。
  这里顺便提及一件事情。基辛格是毛泽东的常客,他每次来中国几乎都要会见毛泽东,但有一次却遭到毛泽东的拒绝。基辛格对此感到很纳闷,后来才知道,他在此前与中方的会谈中,曾经提到过美国愿意向中国提供“核保护伞”,毛泽东知道后很生气,因而拒绝了基辛格的会见要求。
  中国对朝鲜的上述做法,究竟对还是不对,也许人们的看法不尽相同,但笔者认为,中国的做法没有错。拿中国与美国和苏联相比,虽然同属于大国,但彼此的历史传统、战略理念和处理对外关系的原则立场,都有很大不同,因而没有可比性。中国就是中国,这个国家历来坚持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,不会因为某个国家(包括朝鲜)而改变,也不会因为外部形势变化而放弃自己的原则立场。
  尽管如此,朝鲜虽然与中国“对表”的时候少了,但中朝关系大局却并未受到大的影响。事情的逆转主要发生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后。此时,俄罗斯已经疏远甚至“抛弃”朝鲜,而中国也与韩国正式建交,中美关系更是得到飞速发展,朝鲜对于自身安全的忧虑则日益加深,同时对中国也产生严重的不信任,由此走上“先军”和“拥核”的道路。
  中朝在发展理念上的分歧,尤其是朝鲜先后进行的核试验,使中朝关系开始出现重大裂痕,甚至多次走到低谷。中朝两国尽管都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,但形势比人强,朝鲜半岛每一次核危机的发生,都迫使中国不能不根据事情的是非曲直,做出自己的选择,而且是很痛心的选择。
 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金正日晚年。这个时期,他重新审视中国的改革开放,理智的看待中国取得的巨大成果,并且开始认真思考中国对朝鲜的耐心劝告。那段时间,他多次来到中国,考察学习中国的经验,而此番朝鲜主动与中国“对表”,并非是中国如同当年抗美援朝战争那样,对朝鲜的局势和发展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,而是中国所做的大量说服工作以及自身取得的成就,对朝鲜产生的感召力,从而让朝鲜重新认识了还是中国靠得住。
  令人遗憾的是,这个过程因为金正日的去世和朝鲜国内的政治动荡,被人为的打断了,直到今天虽有复苏和重启的动向,但局面并未得到根本改变。
  朝鲜还会与中国重新“对表”吗?这个问题承载着历史的厚重,也影响到中朝关系的未来。中国并不想朝鲜成为自己的“附庸”,也无意再搞当年的“血盟”,抗美援朝战争前后朝鲜与中国频频“对表”,那是形势造成的结果,并非中国的意愿。当下,中国更乐见中朝建立和发展正常国家关系,同时对朝鲜的安全关注也不会熟视无睹。
  实践证明,无论大国还是小国,一个国家与另一个国家的“对表”,既取决于对局势的干预能力,也取决于影响和感召能力。如果说,当年朝鲜主动寻求与中国“对表”,是由于中国在朝鲜处于危难时挺身相救,并且在战场上发挥着主导作用,体现出对局势强大的干预力;那么,在今天的形势下,中国更愿意看到朝鲜能够分享中国成功的经验,中国虽然不会“约束”朝鲜,但却希望其能够在和平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包括“朝核”问题上,能与中国彼此理解,相向而行。
  西方人习惯于说,无论形势怎样变化,朝鲜的身后始终站着一个强大的中国,因而也会高看中国对朝鲜的“影响力”。其实,在冷战结束后的今天,还是把中国视为朝鲜的“近邻”更为现实。形势可以变化,近邻却无法改变,中国处理朝鲜半岛问题的原则立场,以及今后的对朝政策,都会以此作为出发点。因此,无论朝鲜是否还会与中国“对表”,中国都不会坐视朝鲜半岛生乱生战,这就是全部问题的关键所在。

相关文章

上一篇:志原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座谈会心得之六 九大功绩

下一篇:志原军抗美援朝战争70周年座谈会心得之四 朝鲜战争的必要性

疫情阻击战 | 免责声明 | 广告合作 | 优秀心得体会范文汇总..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181962480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